专注区块链信息及金融服务
微信二维码
客服微信
手机版
访问手机版
火币
抹茶
by
biki
币安
ld
小象财经 门户 热门新闻 查看内容
0

知料 | Arm“换帅门”持续 2 个月,安谋中国掌门人仍是吴雄昂 ...

摘要: 安谋中国的夺权大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。7 月 28 日下午,软银旗下芯片设计公司 Arm 在中国建立的合资公司“安谋(Arm)中国”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公开信,以“普通员工”的口吻,指控厚朴投资和 Arm 英国的部分董事,“ ...

安谋中国的夺权大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。


7 月 28 日下午,软银旗下芯片设计公司 Arm 在中国建立的合资公司“安谋(Arm)中国”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公开信,以“普通员工”的口吻,指控厚朴投资和 Arm 英国的部分董事,“派人频繁接触合资公司的客户;并威胁修改、取消与合资公司的现有合同;更甚者,还有董事致电合资公司团队进行针对员工个人的威胁和骚扰。”


从 6 月开始,Arm 总部就在与子公司安谋中国公开拉锯,混战直到今天仍未有定局,反而战况愈演愈烈。


Arm 总部想罢免安谋中国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及 CEO 吴雄昂,但安谋中国一直保留着吴雄昂的职位,并认为董事会决议有争议。


直到今天,吴雄昂也没有离开。而且,在安谋中国最新的这封呼吁股东“不要直接干预公司正常经营”的公开信中,还附上了 176 名员工的亲笔签名,战线似乎是从高管内斗拉大到了“群众斗争”。




公开信签名页面截图


Arm 是全球知名的芯片架构企业,本身并不生产芯片,而是做 IP 授权,收取一次性技术授权费用和版税提成。


全球 95% 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都在使用 Arm 架构的芯片。根据 IHS 的数据,Arm 架构的芯片占整个半导体市场销售额的 30%,是英特尔的两倍。而且,现在有可靠消息称,苹果将于 2020 年末推出采用 ARM 芯片平台的 MacBook 机型,抛弃英特尔。


同时,在 Arm 庞大的芯片帝国之中,中国业务又是不可或缺的一块。2019 年,安谋中国的营收年增长近 50%,占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27% 和营收增长的 100%。因此,换掉安谋中国掌门人是一件大事——而且这件事看起来正变得越来越大。


“换帅门”始末


据财新报道,最早在 2020 年 6 月 1 日,Arm 总部就曾以《公司章程》和《合资合同》为依据,谋求内部解除吴雄昂在安谋中国的董事和董事长身份,但并没有谈拢。


由吴雄昂执掌的 Arm 中国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4 月,同年,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Arm。2018 年,软银又以 7.75 亿美元的价格将 Arm 中国子公司 51% 的股权出售给了由厚朴投资和 Arm 共同管理的厚安创新基金,该基金的发起成员还包括了中投公司、丝路基金、新加坡淡马锡公司、深圳深业集团等众多投资者。


安谋中国这一合资公司由中方控股 51%,外方持股 49%。虽然中方投资人持有多数股权,但股权比较分散,持股最多的股东仍是英国的 Arm。


首次内部沟通失败后,6 月 4 日,安谋中国召开了一场没有吴雄昂参加的董事会,以 7:1 的投票比例罢免了吴雄昂在公司内的 CEO 和总经理职务,会议全程在中伦律师事务所指导下进行。


6 月 10 日凌晨,美国媒体率先报道出了吴雄昂被董事会免职的消息,并称董事会已任命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公司联席 CEO,接替吴雄昂。


几个小时后,安谋中国发布了第一份官方声明,拒不承认董事会决议,并称吴雄昂将继续履行董事长兼 CEO 职责,公司运营一切正常。


又 4 个小时后,董事会发起了反击战。Arm 英国总部与大股东厚朴投资发表联合声明,称已经达成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 CEO 的决定


11 日上午,安谋中国又发回一击,再次发文称,对 CEO 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,且 6 月 4 日的那场董事会会议“违反程序进行”,不具有合法性,其结论也不应获得支持,还称 Arm 公司指定的 CEO 接手人唐效麒早就被解雇了。


而且值得注意的是,这份声明盖了公章,而此前 Arm 公司与厚朴发布的联合声明没有盖章,证明公章仍在吴雄昂手中。西方国家通常使用亲笔签名证明公信力,这一点与中国不同。按照相关法律法规,由于 Arm 公司没有公章,因此不能独立更改注册地在中国的安谋中国公司的法人。


在这之后,换帅门进入了一段时间的“间歇期”。7 月 8 日下午,吴雄昂以安谋中国董事长兼 CEO 的身份,出现在“自研星辰处理器”产品媒体分享会上,以示公司依旧在他的管控之中。


直到 7 月 28 日下午,安谋中国突然发出这份 176 名员工亲笔签名的公开信,指责董事骚扰员工。


彭博社报道称,因为 Arm 总部方面没有中国公司的印章,所以要解决这一问题可能需要走上法庭,而这个过程可能会长达数年。现在,Arm 总部正在拿着 CEO 西蒙·塞加斯(Simon Segars)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签署的文件,向深圳政府申请中国合资公司的新公章。


为什么一定要罢免吴雄昂?最坏可能会有什么结果?


Arm 总部一定要吴雄昂走人,不太可能是因为中国区成绩不好。去年,安谋中国实现了 50% 的营收增长,占据了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1/4 以上,发挥稳定。


Arm 与厚朴在联合声明中给出的官方理由是,因接到举报人及数位在职、离职员工的投诉,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构成的利益冲突,有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,因此将他罢免。“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、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。”


芯片行业媒体芯智讯此前曾爆料,吴雄昂遭到罢免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他建立了一家与 ARM 公司及安谋中国自有业务存在竞争关系的投资公司——Alphatecture 基金。去年 11 月,吴雄昂曾向董事会提出批准成立 Alphatecture 基金,但未能获得支持。可是后来,吴雄昂依旧擅自成立了这个基金。


另外,安谋中国在一些大事上“先斩后奏”,也表现出吴雄昂似乎“不太好管控”的一面。


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对待华为的问题上,Arm 总部与安谋中国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。华为海思是安谋中国的最大客户之一,华为麒麟芯片的 CPU 与 GPU 采用的都是 Arm 公版架构。脱离 Arm 后,未来麒麟芯片可能会无法顺利更新迭代。


去年 5 月,美国开始对华为实施更严格的贸易管制,BBC 报道称,Arm 英国总部因此暂停了与华为的关系。但安谋中国却立刻对媒体表示,安谋与华为是长期合作伙伴,“从没有断供,一直在支持华为,寻求妥善解决方案”。


吴雄昂显然是希望稳住华为这个大客户,而 Arm 总部却保持沉默,似乎更担心触碰政策红线引来大麻烦。这种别别扭扭的姿态一直维持到去年 9 月,Arm 负责全球芯片授权的 IP 产品事业群总裁热内·哈斯(Rene Haas)来到深圳,当着海思首席信息官刁焱秋的面明确表示,华为和海思是 Arm 的长期合作伙伴,后续的芯片架构都可以授权给华为海思。


“换帅门”事件发生后,Arm 一直否认罢免吴雄昂与华为业务有关,但吴雄昂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”的做法却是事实。


而且,在过去的两年里,吴雄昂安排的一些投资业务与 Arm 总部存在冲突,甚至安谋中国“自主开发”的周易平台(AI 芯片)还与总部团队间存在争功纠纷。


7 月底,吴雄昂与 Arm 总部之间的冲突仍在继续。如果 ARM 认为彻底失去了对安谋中国的控制,停止对后者的 IP 和技术支持,Arm 总部可能会失去 1/4 的 IP 授权收入,而安谋中国更可能完全没办法独立存活,中国的 IC 设计厂商将无法获得 ARM 最新的 IP,最终落一个三败俱伤的结局。


目前来说,ARM 可能依旧是国产计算架构的最优选择。除了生态成熟、态度开放、性能优越外,更重要的是,无论是目前 Arm 的 V8 架构,还是后续新的芯片架构,都是基于英国技术开发,不会受美国出口管制影响,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说会更安全一些。


从任何角度来说,吴雄昂、安谋中国与 Arm 总部取得和解都至关重要,但这场斗争显然仍没有摆脱它荒诞的外壳。



声明:本文由入驻小象财经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小象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说点什么...

已有0条评论

最新评论...

本文作者
2020-8-2 07:04
  • 0
    粉丝
  • 11555
    阅读
  • 0
    回复

关注小象财经

扫描关注,了解最新资讯

热门评论
排行榜

关注我们:微信订阅号

客服微信

公众号

联系我们

广告合作:微信yaotaoxian520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小象财经Powered by©Discuz!技术支持:小象财经